嘿白先生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十一长假的时候,我把最宽阔的心境给了这个时候的自己!因为放纵。


一直以来从没有放弃过两个意象。一个是海,一个是岛。海,给人波澜壮阔的感觉;岛,给人宁静孤守的感觉。恋爱的时候,我们是海;结婚以后,我们是岛。工作的时候我们是海,有成就的时候我们是岛。


夕阳西下,很喜欢那种橘黄色的光,容易多想的人会联想到疲惫或者倦意,比如我。


渔民迎着起伏的海浪从远方归来,满载一船收获,彼此说着我这个外乡人一个字也听不懂的语言,她们欢笑,为了收获,可能也是笑那些浑浑噩噩之人,偷懒耍滑之人。


弯弯的海岸线通向另一条海岸线,前方的路不清楚,眼前洁白的海浪不一会就能盖上我的脚面。海水温热,一串水花打湿裤腿。第一次光脚踩在沙滩上的人一定会像小孩子遇着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样开心——和海浪玩追赶游戏,我送你退潮,你再赶我上岸。趁着海水退下的几秒时间,迅速在茹糯的沙滩上踩一串脚印,可惜没来得及拍照,海水已将它擦去。


说夕阳里浪漫的人都是带着爱人来的,含情脉脉说天长地久的话,对着海大喊,然后对着身边人又轻声细语。


这就是仪式感,我们都喜欢的过程。


这个地方很安静,岛上居民还是过着普通的渔家生活。有渔船,有悬崖峭壁,有风力发电,还有各种各样的植物,贝壳。


喜欢海边的风,人站在高处,满身都是远方的味道。也喜欢这里的宁静,天一黑,整个岛也就黑了。


晚上站在住户的阳台边和女户主聊天,后来她问我:干嘛到我们这里来玩,啥也没有!


我说有海啊。


她笑了,像那夕阳。

 我们是两个半月前一块合作的,有共同的想法,有一腔热血。


都说团队需要磨合,不断的思维碰撞,我们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每一次我都觉得那我妥协一下吧,看对方的想法到底怎么样,如果他的想法实践出来确实不错,那我们就这样干,不行,希望我们再磨合看看我的想法。结果,不怎么样,也不是我们预想的结果。


关于我的想法,在有了这样的结果后,他又开始了他的想法。我,好累!


为什么合作连最基本的共融都达不到,彼此理解就那么难吗?


早上,在事情陷入困境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话,也就是忽然想到的一个点,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希望两个人都想想,或者他听一听到底怎么样,结果,他劈头盖脸一顿“方案”过来。说要有方案,我知道有方案,但我不是在问问你的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给你打工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绕这么大圈子和你合作!


现在想一想当初把酒言欢谈梦想的时候,两个人笑的多可怕,认真的多可笑!

意外接到好久没联系的朋友电话,心中稍有思虑,应该要说什么事吧!果然,约一顿。


他们距我很远,在佘山。我坐地铁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所以折中选在了宜山路站。我们就在那个商场四楼最后坐了下来。


这个地方不知道属于徐汇区还是长宁区,还是闵行区,可能就在边界,具体属于哪边没有特别去查,只是从地铁口出来以后,被一串串橘黄色的路灯给吸引了。


夜晚总能把人变得文艺,像一个诗人,画家。


在这样的大城市里待久的人,都容易变成诗人,画家,这正是大城市的魅力所在。它没有主动改变一个人,它只是让这个人看到了它的本来面目。它也没有喜怒哀乐,只是一堆用钢筋水泥堆砌起来的空间,让我们容身,使我们在这个空间里慢慢的把自己看得一清二楚。

网上看到一句话,觉得说的不错。

这世上没有谁活得比谁多容易,只是有人呼天抢地,有人在默默努力。

从这个黄昏开始
想读些书了

读些打心里喜欢的

哪怕夜色降临,浑然不知

拿手机也能读
我偏不

读给对的人
读给春天来听

也读给夜晚
书香在南京西路上行走

滚滚红尘有多少分量
穿越青藏高原的风就有多浓
拦下公交车
我们一起走



做一张图片玩玩😺😺

这一整天无所事事
北方的麦子在日光中炙烤
河水流过门前
这一天,等树叶落光

于是,我托给你一盏梦
黑暗慢慢柔软,阳光越来越刺眼

昨晚买的粽子,现在才发现,正好填肚子!

无法逃避坚硬的枪林弹雨
在都市里学着面对都市人
一直以为的春草丛生都是假象
风吹动香樟树
一个北方人,说侬


多年未归的老家
是一块活生生的肉
穿越九曲回肠
煮不熟,炖不烂
北方来了电话
看什么都觉得柔软

一片迟到的雪
有意落在了江南巷弄

忙于工作,厌于工作
伸懒腰的时候手掌朝天
别指望天,她并没有多么慈爱
鼓励你

没事发发呆,想想自由行
手把落在键盘上的梦敲醒
眼神迷离
鸟鸣从寂静的窗外传来

别指望天
看那漫漫尘沙的黄土高原